言切Setsu.

coser言切,偶尔画画/码段子,杂食,长期失踪。非人学园/艾尔之光/粉碎狂热/食戟/齐灾/魔俺/…

广象。不成棋局


莫得人磕,但我要写。

说起来,广目早就习惯了面对处于恐惧状态的脸。三界众生,各路牛鬼蛇神,皮肤上清晰浮现的薄汗,颤抖的声线,以及垂死挣扎时的丑态,即使相隔镜片,也如同飞沙一般碍眼。非都作为一个顺应三界融合之势而生的居所,自然充斥着广目讨厌的东西。不过广目并没有滥杀的习惯,“取贤弃逆”,这一点除了会令多闻那丫头成天叫苦之外,似乎对整个组织而言都是最为稳妥的决策。与九头虫,灵感大王等妖族居民会面之后,广目深知暂时没有在非都大动干戈的必要,收集情报方面应做得相应低调。仙班与冥府暂且不论,当下情报量最大的正是经营在非都的两所特殊编制高校。
“曾以为‘溯’的事迹不过是都市传说罢了,看来并非如此。”
身着一席整齐白西装,手持五骨蝙蝠扇的长发少年静立于桌边,神情泰然,如同正与许久未曾会面的旧友交谈。白象具备气定神闲的能力,眼前之人温和笑面之下的威压,白象比谁都清楚,若是换作他人,早已开始不自觉地战栗了吧。不过,想要不被这号麻烦的人物牵制,白象自知,一盘棋的时间,他需要思考出对策。
“你似乎在下一盘大棋。无论今日造访的缘由为何,天色尚早,先与我对弈一局再谈如何?”
“噢?听起来很有意思,那便恭敬不如从命。”
天赋高级中学学生会主席,在广目眼下也不过是个18岁的少年罢了。暂时不论对方是丝毫察觉不到气氛的紧张,还是有意在隐瞒他察觉到的异样,假笑的水平倒是能同自己划个等号。广目轻轻推动了眼镜,将对方邀请下棋这个行为顺理成章地定义为了利用其兴趣爱好尽可能自然地拖延时间,至于目的,难以预测。白象俯身落子的每一步都极快,似乎考虑的只有眼下的棋盘而已,其色如鹃羽般的柔滑长发披拂在身体的一侧,泛白鬓发夹在耳后,眉眼凌厉有神。
“小卒一去不返乡。”
“弃子吗…以小换大,看来你的棋路比我想象中的更具攻击性。”
“见笑,胆欲大而心欲细,智欲圆而行欲方,棋路中强大的往往不是单纯的攻亦守,而是变数。”
“不愧为天高的学生会主席,我虽曾阅读过有关象棋的书籍,但今日确实是受教了。”
白象并不吝惜自己所掌握着的学校情报,用人同落子的他不会刻意地去做类似守护世界的事情,对广目的提防仅仅在于他笑面下的那份未知的压迫感,自己的预感是不会出错的,那是纯粹且深邃的阴谋,沉静与疯狂并存的不协和感。
眼看棋局已成定局,白象只需要寥寥数步就可以取胜。当然,他考虑的不止是赢下这一局棋。正当白象起手落子时,他的余光敏锐地观测到身边的异样,置于桌上的茶水杯底产生了细微的小泡,这是升温的现象。
“依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似乎没有那么容易赢下这盘棋。真正具有攻击性的,看来不是我的棋路啊。”
“这么早就察觉到了吗?”
广目温和的笑容没有变化,但自棋局开始时便召唤而来的螭并没有继续躲藏,依顺地盘绕在了他的肩侧。此时白象脚下的地面也逐渐升腾着温热的气息,强大的法力涌动着,似乎不出一秒就能将一切付之一炬。白象瞬时明白了自身思维的纰漏。
“看来这一局,没有继续的必要了,是我输了。”
广目比想象中的还要过激,继续与他周旋只会得不偿失。合扇,颔首,即使境况如此,白象的举止也没有产生半分慌乱。
“这只是一些小小的试探而已,白象。有时候个性相似的人也不一定合得来…不过,智者相惜,我为我的失礼感到抱歉。棋盘内外,各占上风,算作平局,来日再战。”
这一次,广目又做出了在白象意料之外的决定。随着身边灼热感衰弱消失,白象才将考虑中对方会发动攻击的可能性暂时抹消。
“我似乎无权过问你的目的,不过,可否讨教一番你让这一局棋持平的原因。”
“胆欲大而心欲细,智欲圆而行欲方,棋路中强大的往往不是单纯的攻亦守,而是变数。这句话,是你告诉我的。”
广目离开后的一段时间并没有再去天高收集情报,而他的书架上多出了几册名门棋谱。偶尔邀持国对弈,问起近期收集到的情报,广目的语气似乎少了初临非都时的那份轻蔑,给出了“有趣”二字。

069,没营养的小段子。其二,大概也没有其三了。

一起去逛街吧。[?]


“出门?需要购买物资的话,请给我清单…”
“06,有点自知之明,单独出门这个选项给我趁早删除。”
九头虫正在为假期快递停运的问题感到头大,平日里宅在研究所依靠便捷的派送服务一呆几个月也不在话下,所以将假期算作科学进步道路上的绊脚石也不为过。假期对于06号来说也称不上好事,毕竟在学校内进行情绪摄取和能力培育才是他的首要工作,而回到研究所里的日子,除却配合九头虫一时兴起被用来试验药剂外,基本处于待机的状态。
“怎么…你很想去?有意思,06,这就是我平常告诉你的独立意识。把你的棍子放下,过会儿可有很多物资需要搬运。”
“明白。”
九头虫偶尔也会关注这个实验品凭借学习或是单纯的模仿而自动更新的细微情感体现,虽说那张扑克脸上还是没能给出任何表情。节假日的商店街相比平日越发热闹,热情的商贩吆喝着年终特卖,06号充耳不闻地跟着九头虫,老老实实拎着各类有机物粉末与金属材料。

“那边的两位帅哥请留步!作为第2333组完美无视本店并路过的客人,有没有兴趣了解一下新推出的大头贴机呀!”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与本店特邀嘉宾熊黑合影留念即可享受餐饮8.8折!”
“拍照集赞即可凭截图来本店领取限量周边一份!”

在06号的记忆中,相机对于画面的捕捉是用于直观地记录科研进度的。单纯的拍摄人像,并增添一些图形似乎是时下学生中流行的娱乐方式。
“为什么要照相?”
面对06号突如其来的问题,九头虫考虑了片刻,自喉头发出一阵笑声,用尽可能便于理解的方式回复了。
“呼呼呼…06,你也经历过数次删减记忆库数据,应该不难明白,你所经历的事情,实则已经由于种种原因被你忘记了一部分。人类非常珍视他们所认为美好的经历,为了防止忘掉,就会用相片记录下来。”
“明白。”
“不如这样,难得来街市体验下生活,东西你先放下,让我看看以你目前的独立意识,能在这里拍到些什么…当然,我可不会给你什么提示。”
九头虫饶有兴趣地站定,咧着平日里做实验时那副兴奋的笑脸,将手机相机往06号手里一递。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被闪光灯照了一脸。
“啊?喂,06,这么拍可没什么意思,你得换一个。”
九头虫刚收起笑容,摆出副无奈的神情,就又一次被闪光灯照了一脸。随后手机被递了回来,相册多出两张自己不同神情的照片。
“任务完成。”
“你,唉,拿上东西,回去了。”

截了一些联队食戟时的塔克米。

069,没营养的小刀子。其一,保证没有后续系列。

[瞎叨时间]超短超崩超愉悦。坑就够冷了居然还有我这种混乱邪恶派在这里丢人,为什么我这么爱写呢因为这对真是该死的甜美。说完了,正文go


“该死,该死。不需要几分钟,你们就都会成为宝贝们的晚餐!对了,06号,你这血是什么…人工色素?”
“是的。确认敌对目标,半径一百米范围内十二人。”
“要不是我的发明都不在这里,也不会打得这么不干脆,来吧宝贝们,做好下一波战斗准备!是时候用科学教训一下那群只会使用量产武器的家伙了!”
“且慢。”
九头虫似乎已经决定暴露身形和追兵打个痛快了。这一场长久的拉锯战该从三天前[金阙]那边决定结束仿造人实验,并全面封口说起。实验室的小规模爆破发生在半夜,当时某位天才科学家还穿着拖鞋站在实验台前试验他的新药剂,回过神来时已经被那不需要关机休眠的木头脸实验品扛着跑了,连替换的鞋都帮自个带着,不知是该夸他可靠还是置疑他的内存都用在什么地方。无论如何,追击已经进行了三天,穷途末路,唯有正面对抗决一死战。
“以目前的敌我差距来看,应当继续观察。”
“嘶…06号,我可不是你这样用爱发发电就可以活几个月的体质!”
“爱?如果您的设想是以情绪波动作为能源的话,理论上不可行。”
“少废话,你还能制造分身吧?掩护我!”
“指令生效。”
占据了一个高点后,九头虫身后的毒蛇径直向着最接近的敌人噬咬而去,随着一声声清脆的引爆声,九头虫的笑容显得越来越狂暴。
“实验大成功!哈哈哈哈哈哈…”
“您的身体状况已经过负荷,用电子游戏的说法便是,血条已空。”
06号仅凭手中钝器击打以及分身诱敌,牵制了大半敌人,理论上逃出重围并不是难事,但他的首要任务是保证九头虫的安全。不过,以九头虫目前的状态,似乎已经听不进什么忠告了。
“咳…哈哈哈哈,实验品们,继续逃窜吧!”
“您的身体已超过负荷。”
“06号!你那边还有敌人吗!啊,该死。”
“您的身体…”
九头虫失去平衡半跪在地上,面色苍白失色,挂着可怖的笑容。确保了敌人增援不会过快到达,06号迅速蹲下查看他的状况,并开始规划逃离路线。
“咳咳……果然,这种结果,我可厌恶得不得了。06号啊,你这机器,在实验室赖了这么久,也该试试看全自动式的运作了吧?”
06号一时不明白自己要做什么,至少,适应当前的状况,06号认为拿起代表悲伤的面具才对。
“你这家伙,这种时候想做什么?别那么一板一眼…”
九头虫脱力的手颤抖着,挣扎抬头拿起了画有笑脸的那个面具,扣到了06号的脸上。
“获得自由的时候,应该是这个表情才对。”

069,没营养的小段子。其一,大概也没有其二了。

接peng触ci注意。
双方聊天不在一个频道却能正常交流的梗。

“既然在我的实验室里,就该学会和宝贝们好好相处!”
本周第三次,由于自主防御程序的强制指令,06号对用于制作药剂的毒蛇发动了攻击。九头虫满面怜惜地安抚着绕在臂上的蛇,看见擦伤剥落的鳞片,更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嘶——真是粗鲁!”
“粗鲁,是不正当行为的意思吗,明白了,将对敌攻击措施强度降低至低级。”
“啊?愚蠢的家伙!给我有些悔过的表现吧!”
理论上06号没有反抗面前科学家的预设,所以对于他取下自己腰间悬挂的面具,也持无动于衷的态度。意识到自己被扣上了附带悲伤情绪的面具,程序立刻飞速向着模拟悲伤的样子运转。
“我又做了那样的事情,非常抱歉,九头虫大人。”
“这才是好孩子——虽然总有种微妙的不真实感,不过,知错就好!嘿嘿嘿嘿…宝贝,你也该原谅这家伙的过失了,给我提供更纯正的剧毒吧…”
好孩子,是对于06号情感系统的认可,以及。没有开口再次确认这一条信息的真实性,只是把这个类似测评结果的名称记录在了数据库中。当然,也记得将对试验用冷血动物的攻击等级设置为低。




然后就被咬了。(?




蛇不愧为记仇的动物,那份九头虫心心念念的纯正剧毒,毫无保留地送给了06号。换作是常人保准已经去琰萝那边报了到,不过06号在制作中的抗毒能力也是最为完善的,所以只是暂时麻痹了肢体控制力与情感模拟中枢而已。
“等等!?”
头奖,重心靠前的交谈状态,导致06号直直地往那位错愕中的科学家身上倒去,扣在脸上的面具随即掉落,面具后是一张并没有带任何神情的脸。
“该死,该死,这可是我的宝贵材料,无论是你,还是这毒液!”
“宝贵……”
06号正在努力重置自己的系统,暂时没有时间解析当前的指令,只是适当挑选了关键词汇做好备忘工作。同时,面前的科学家显然处于类似愤怒情绪激化的状态,现在需要的回应,只能取历史记录中的内容了。
“非常抱歉,九头虫大人。”
“该死,快给我起来,别的话在那之后在说!等等,你刚才说了什么?”
“非常抱歉…”
“停!就是这个!”
九头虫的目光转向了地上的面具,按照设计初衷来说,这个实验品只有在戴上面具时才能展现出情绪,如果不是自发的产生情感意识,刚才的回答应该类似“系统产生了一些错误,请稍等片刻。”
“喂,06号,说说看,你究竟是什么?”
九头虫勉勉强强撑起了身子,看着那张绷带也盖不住的帅脸,虽说是意料之中的无表情,但是总会给人一种他比机械来得鲜活的感觉。06号停顿了几秒,似乎在思考计算些什么,随后给出了回答。
“是您珍贵的好孩子。”
“嗯???”

来自国服上周绿炒粉池哈雷妹妹闪亮登场的脑洞……和巴力真的出奇得像兄妹。具体会不会上色就,看心情了。

准备阶段。

回归lof...随便往冷坑贴点儿图

p1贝利亚尔超觉,p2格林超觉,p34神魔联动别西卜

很想扩些一起掉头发的小伙伴^q^